首页 > 都市言情 > 至尊狱少 > 第50章 重返深沟
繁体切换

第50章 重返深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安墓天使     书名:至尊狱少

章节报错反馈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迅速离开深沟附近后,江白不敢多加停留,李虎李豹手中的武器对自己的威胁太大了,吃了个暗亏后,江白也意识到这群人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于是,江白离开后,拖着受伤的身躯重新来到小木屋。

    “小冬瓜?”

    “江白哥哥!”

    小冬瓜在江白离开后,一直躲在角落里。

    “你的妈妈和姐姐回来了吗?”

    江白扫视小木屋,向里屋看了一眼后,并没有发现林雪的身影。

    “姐姐和妈妈还没回来,江白哥哥,你流血了!”小冬瓜指着江白肩头上潺潺流血的伤口惊叫起来。

    “哥哥没事,你家有酒吗?”

    “有,我去拿。”

    不一会儿,小冬瓜就从厨房里拿出一瓶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料酒,来到江白面前,江白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没办法,小冬瓜的家里实在是太简陋了,只好到屋后的卫生间里(只是一个简陋的小棚子),用水缸里仅剩不多的清水,将身上的污浊稍微冲洗了下,低头看了一眼肩膀上的伤口,猛地一咬牙,硬是用手指将肩膀伤口里的子弹给抠了出来。

    “啊!”一声闷哼,江白脸色有些苍白,整个人都不住地微微颤抖一下。

    回到小木屋后,江白无力地坐在木椅上,等了一会后,却仍是不见林雪她们回来。

    猛地,一丝不安浮现心头,算下时间,林雪和李秀娥这个时候应该也回来了才对,怎么会没回来呢?难道她们出了什么意外?

    剑眉倒竖,似乎想到了什么。

    “小冬瓜,这里不能再待了,跟我走,我带你去找姐姐和妈妈。”

    “好。”

    随即,江白带着小冬瓜离开了小木屋,在一个方向看了看,便带着小冬瓜向那个方向走去。

    深沟之中,林雪扶着李秀娥在到处弥漫着呛鼻气味,污水没过膝盖的深沟缓慢地前行着。

    原来,这条深沟林雪也不熟悉,虽然只是排污用的深沟,但也有好几条岔道,林雪竟然在深沟岔道里迷了路。

    在深沟的上方,有着不少可以爬上去的铁栅栏,但林雪却没有注意到。

    “雪儿,不要管妈妈了,你快走,妈妈真的走不动了。”李秀娥知道是自己拖累了女儿,也拖累了江白。

    “妈,你说什么胡话呢,我一定会把你带出去的。”林雪流着清泪,紧紧扶着李秀娥的胳膊,来到一个地势稍微高一些的石阶上,正好不会让她们浸没在污水中。

    “你要是不走,我们两个人都要死在这,你还要照顾弟弟,他还小,就算妈妈求你了。”

    李秀娥大口喘着气,显然,在这个臭味呛鼻,污浊弥漫的深沟之中,让她有点呼吸困难。

    “妈,我不走,要死我们死在一起,而且弟弟也不能没有你,要是没有你,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啊。”

    无论李秀娥怎么劝说林雪离开,林雪的态度很坚决,宁死也要陪在李秀娥身边。

    而在深沟之上,江白带着小冬瓜沿着深沟的方向小心的寻了过去,为了避免再次遇到西装男等人他特意挑了背离的地方下到了深沟。

    所幸的是,那群人大多数被江白打伤,而李虎和李豹当然不可能自己亲自下臭味弥漫的深沟去抓林雪和李秀娥,只好放弃了去追林雪等人的打算,反正她们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守着她们的家,那么她们迟早落到自己的手中。

    在江白带着小冬瓜离开小木屋十几分钟后,李虎李豹就带着人赶到了小木屋,发现没有人后,就在四周埋伏了起来,等着林雪她们的出现。

    “小冬瓜,你在这等我,我去看一下情况,躲好了。”江白带着小冬瓜在一处拆迁到一半的破房子停下,顺着一个破洞的方向,可以清晰的看到不远处的深沟的位置。

    “江白哥哥,我也要去救妈妈和姐姐。”小冬瓜很倔强,心里害怕那群凶神恶煞的人,但他还是想去就林雪和李秀娥。

    “不行,你就在这里待着,刚才闹了一通,想必他们不会再搜寻这里。”

    说着,江白已经身形一跃,离开了断壁残垣,小心地跳入了深沟,跳下深沟之后,江白贴着沟壁小心向前行进。

    其实江白也担心再次碰到李虎李豹等人,不过刚才闹得那么凶,被自己打伤那么多手下,应该不至于在深沟里大张旗鼓地搜寻,只要自己小心一些,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江白想的不差,实际上,李虎李豹根本就没打算在深沟里寻找林雪和李秀娥,此时他们已经在小木屋附近埋伏着了。

    在深沟里左拐右拐,由于时不时深沟上方有覆盖的水泥板,所以深沟里的逛下并不是很好,江白也只能散发着微弱的骨灵气,尽量感知着林雪和李秀娥的所在。

    左拐右拐,江白如游鱼一般穿行在深沟各条岔道之中,他也没想到深沟里竟然还有这么多岔道。

    岔道口,江白有些犹豫不决,在他面前有着三条同样大小的岔道,一时难以确定林雪走的是哪一条。

    “她们选择走的是哪一条岔道呢?”江白暗暗思忖着,呛鼻的熏天臭气令江白眉头微微皱起。

    骨灵气不停地向几条岔道散发而去,可是江白只是炼骨三层,骨灵气只有微末的几缕,饶是消耗巨大地用骨灵气探查,还是无法感知到林雪她们的踪迹。

    忽然,一个红色的蝴蝶结引起了江白的注意,这个蝴蝶结似乎是...林雪的?

    顿时,江白的目光聚集在最右侧的那个岔道方向,顺势捡起蝴蝶结,迅速向右侧的岔道行去。

    几分钟后,深沟岔道似乎已经快到尽头,但江白还是没有找到林雪和李秀娥的踪迹,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难道她们通过铁栅栏离开深沟了?应该不会,李秀娥身体太虚弱,林雪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想必应该还在深沟之中。”

    江白一边快步前行,一边分析着。

    猛然间,江白的目光凝滞住了,在距离他十几米远的一处石台阶上,两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但似乎她们的状态很不好。

    “阿姨,林雪!”

    此时李秀娥已经昏迷了过去,而林雪也几乎就要绝望,在刺鼻的臭气熏天污水深沟中,林雪几乎要窒息,就在她以为自己和母亲将要死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时候,江白的出现就像一道闪亮的曙光,是那样耀眼。